BlizzCon 扮装大赛 – 死亡之翼

2020-08-13 181次浏览 224个评论
BlizzCon 扮装大赛 – 死亡之翼


 

痛苦!…

极度的痛苦!…

我是Justin Floyd,我是死亡之翼。应该说我曾经当过死亡之翼。製作这套装备的初衷源自我太太的坚持,她觉得我非常适合发狂的前任大地守护者的形象,虽然我不太确定这是不是称讚。如果没有她的帮助,这套装备不可能会完成(因为我的美工能力极限仅于画画火柴人和皮影戏偶)。

首先我想表达对于暴雪玩家社群的喜爱。我和我太太相遇在2005年的BlizzCon,还有在后续几次的BlizzCon中和公会成员们聚会,许多成员都成为我相当要好的朋友。我从「魔兽争霸II:黑暗浪潮」推出那时候起就在玩暴雪的游戏了,而玩家社群的力量和故事剧情总是能再度吸引我。能够成为一日魔兽角色真的很酷,能够获得参与BlizzCon玩家们的支持更是令人惊喜。

我和我太太在4月的时候开始计画并製作这套装备,并且在进入后台前的一个小时才完成,真的。当然这意味着我错失了许多Cosplay玩家的聚会,但反观过程中发生的灾难,能够完成它真的非常幸运了。

BlizzCon 扮装大赛 – 死亡之翼

这套装备是由许多不同种类的材料构成,包括高压海绵(花艺用材)、硬固纸和混凝纸浆、纸黏土、皮料、Wonderflex(一种热塑料,加热之后可以塑型),布料和橡胶巧拼(像拼图的地板衬垫,通常会用在车库或是小孩的游戏间)。

BlizzCon 扮装大赛 – 死亡之翼

肩甲和许多的尖刺都是用高压海绵雕刻后以纸黏土覆盖製成。橡胶巧拼则运用在护腕、靴子和胸甲。其他的部分则用上了皮料,包括胸甲和腰部附近的鳞片。腿甲和腰带则是使用Wonderflex製成,这材料真的很神奇!

问题:我是怎幺穿着并固定各部份盔甲的呢?

答案:一大堆魔鬼毡。

BlizzCon 扮装大赛 – 死亡之翼

穿着全套服装后走起路来真的很困难。一开始我认为应该不需要请人帮我指引方向,直到我撞上消防栓并撞坏了靴子上的一根尖刺,我们有準备黑色喷漆,所以还好。当我太太回旅馆拿喷漆的时候,我试着摆出一些姿势让玩家们拍照。很明显地,当你穿着两尺宽的兇恶肩甲时,动作的角度相当侷限。正如我所担心的,我感觉到我的肩甲正在滑落!当我伸出手打算接住它的时候,一切都太迟了。肩甲已经坠落在人行道上,摔断了几根尖刺。我们得缓慢的走回旅馆,把所有零件黏回原位,走回…应该说蹒跚地回到安那汉会议中心。

BlizzCon 扮装大赛 – 死亡之翼

当我在扮装大赛走过舞台后,準备冲去试玩那毛绒绒、超可爱的熊猫人。想当然尔,当我被工作人员要求「请在这里等着」的时候是相当惊讶地。第二次走上舞台的时候真是紧张的要命,但是这段过程变成了绝佳的YouTube影片,让我和家人分享。就整体过程而言,我在装备製作这部分比预期学到了更多的东西,我也了解这有多幺好玩。我绝对不会忘记这次的体验…由其是现在我家墙上挂了一只又大又会发光的双手锤,怎幺可能忘的了呢!

如果你想知道的话,我真的有去迪士尼乐园。

BlizzCon 扮装大赛 – 死亡之翼

好吧,其实我不是穿着死亡之翼的装备去的,但赢得第三名后我能邀请公会去迪士尼乐园共享这难忘的一天。有两位公会成员从未造访过加州,更别说迪士尼乐园了,在BlizzCon结束之后能为他们做点特别的事真的很棒。

备注:为了联盟!